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艺术学院骚老师
艺术学院骚老师
黄昏时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熙熙攘攘的城市大街上走来了一位清丽的女子,她有着完美的古典的鹅蛋脸,齐眉而又整齐的刘海,长长的睫毛下闪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浅笑轻颦之间脸颊上泛起淡淡的红润。偶尔有风吹过,扬起她黑亮的长髮,她伸手撩到鬓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份绝然出尘的婉约气质。

  她叫徐璐,今年23岁,刚刚从一所艺术院校毕业。由于还没找到工作,就将自己简曆和照片投到一家网络家教中介去碰碰运气,谁知没过几天就得到了回複,有位叫关雪仪的女士为女儿寻找艺术家教,对她的情况很满意决定招聘她。经过电话联系后双方很快达成了协议,对方开出的薪金很诱人月薪8 千元,不过要住在对方家裏,这对徐璐来说算不上什幺困难。于是她就急匆匆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準备开始她的新工作。

  她招手叫过一辆出租车,将写在纸条上的地址递给司机,自己欣赏着窗外的景色。这是一个北方的滨海城市,林立的高楼大厦,各具特色的广场、异国情调的建筑、繁华的商场、有轨电车…………在车窗外迅速的掠过。

  出租车渐渐的驶离市区,渐渐爬上陡坡,徐璐从车窗向外望,山上一片葱茏,一幢幢漂亮的别墅点缀在一片绿意中间,如同一颗颗珍珠嵌在葱绿的地子上。如果不是找到一份家教的工作,她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来到这裏。这是市郊的一片矮山,如今已被开发出来成为专供富门豪宅在此建造别墅的高级住宅区。车子停在一幢豪华欧式别墅跟前,徐璐付了车费,走下车。不禁伫足观望,这座设计别緻的别墅位于山腰最利的地势,倚山而建,小桥流水,绿树成荫,在别墅四周都被茂密的山毛榉树层层围起来,形成了一个独立幽静的空间。此时随正值盛夏,这裏却没有一点炎热的感觉。真有一种「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感觉。

  徐璐推开白色栅栏,接响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少女和一个中年女人,只见前面的少女有着一头飘逸的金栗色捲发,浓密纤长而且捲曲的黑栗色睫毛,眼眸是清澈而深邃的冰蓝色,小巧得恰到好处的鼻子,红润晶彩得像樱桃般的唇简直想让人咬一口,白得恰到好处的皮肤像白瓷光泽而细腻,粉蓝色束胸及膝泡泡袖衫裙衬托出女生活泼清丽和姣好的身材,手上是同样粉蓝色的袖式手套,尽显一双柔荑最最极緻的姿态,脚上是同款色系的蓝白条长袜,勾勒出流畅的小腿,是一个美丽可爱的混血小美人,浑身上下充满了豆蔻少女的青春活力。旁边的女人盘着高雅而不失俏皮的发髻,一身米白色的休閑装,带着一副小巧精緻的黑框眼镜,那眼中难掩的睿智更叫人心驰向往,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种美丽优雅的气质,岁月好似并没有在她上留下痕迹,不仔细看还会以为她们是姐妹,最大的不同就是墨色的眼眸。

  徐璐微微欠身问道,「请问关雪仪女士是住在这吗?」「我就是,您是徐小姐吧,快请进。」女人面带热情的微笑,显得温柔可亲。

  然后转身介绍身边的少女,「这是薇儿,我的女儿。」薇儿朝徐璐笑了笑,冷不防走上前去她那红润晶彩得樱桃般的唇在徐璐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迅疾跑开,躲在雪仪身后向她做了个俏皮的鬼脸。

  徐璐心中一惊,脸上一红。

  雪仪笑嘻嘻的向薇儿嗔怪着说:「薇儿,和你说多少遍了,要用中国礼仪问侯老师,你这个小脑懂不懂啊。」接着又上前礼貌的和徐璐握手,道歉说,「我家这个小魔头从小从美国长大任性惯了,请你不要介意啊。」徐璐感觉到她有一双精緻修长的手,温热,细腻,柔若无骨。

  「我是她老师,怎幺会介意呢。」

  「小心,你可不要吃她的苦头呀。」说完,雪仪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谈笑间,三人初次见面的陌生感蕩然无存。

  徐璐跟随雪仪和薇儿走进别墅。发现这裏有三层,一进楼门就是大厅,会客厅在一楼的左侧。大厅内部有两层楼高,它占据了一层和二层的中间的大部分空间。大厅是四方形的,房顶有一个豪华的大吊灯。

  在大厅的左右两侧分别是会客厅和书房,旁边都有通向二楼的楼梯,从楼梯上去就是二楼的通道,它围绕了大厅的一周。通道的内圈是华丽的扶手,外圈是围绕在大厅六间房屋。在二楼的楼门方向有一个和三层一样的大阳台,它与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三层楼梯遥遥相对。

  雪仪带着徐璐走进楼梯左边的客房裏。对她说:「这就是您的房间。」徐璐环顾四周发现房裏很简单,一进门过道旁边就是一个卫生间,裏面有淋浴和浴盆,我这裏有24小时的供应的热水。再往裏是一对黑色的牛皮沙发,中间有一个茶几。

  沙发对面有一台液晶电视,旁边支架上放着影碟机。裏边有个门通往卧室,一张黑色的欧式铁床在房间的一侧,它离卫生间的墙很近。左边墙上还有一个大衣厨,右面墙是一个悬挂着橙色窗幔的大落地窗,地面上铺着猩红色的羊绒地毯。

  虽然简单,但房间裏所有家具都一尘不染,整洁而又温馨,徐璐一看就喜欢上了这裏。

  所以当雪仪问她是否满意时,她肯定的点了点头。

  徐璐安顿好行李后,就去餐厅和母女俩一同进餐。本来她要求去做饭但雪仪拒绝了,「你刚来,还不熟悉,好好休息吧。」徐璐听了,觉得很温暖。餐桌上他们吃了一顿中西合璧的大餐,两个女孩边说边谈,气氛很融洽。薇儿主动帮徐璐盛菜,甚至还把好吃的送到她嘴裏,饭后关係立刻变得亲密无间。雪仪主要介绍了她家的一些基本情况,她是美籍华人,在一家跨国大公司拥有股份,现在和薇儿回国居住,薇儿喜欢艺术并有表演天赋,她想让薇儿想这方面发展。以前请过许多家庭教师,就是不理想,通过网络中介看了璐璐资料,薇儿一下喜欢上了你,所以发出了邀请。并与徐璐谈论了薇儿学习计划,主要是以学习表演和舞蹈、形体为主,此外还包括家裏的一日三餐和卫生清洁,这当然难不到徐璐了。

  餐后,徐璐到院子裏走了一会,发现别墅的后面,是一个露天的标準游泳池。

  游泳池裏绿色的池水晶莹澄澈,周围是栽满各种花卉的花园,现在玫瑰正在盛开,香气在整个院落裏弥漫开来……然后,徐璐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舒适的床上想入非非:简直难以置信,一切都太完美了,美好的环境,热情的主人,丰厚的薪水,舒适的生活,来的是如此容易,我一定要珍惜……忽然,她发现房间裏没有空调,炎热的天气使她一会儿全身上下便出满了一层油腻腻的香汗。这可能是唯一的不便,但并没有影响她的好心情。她走下床来,脱掉所有衣服,去卫生间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

  徐璐发现浴室旁边有一块大浴镜,镜中的女孩是如此的娇豔不可方物。容貌的俏丽自不用说,柳叶一般的弯眉,清澈明亮的眼眸顾盼流离,充满了灵动的生机。肩膀平坦笔直,腰很细,臀部丰满。从肩膀到细腰再到髋部,呈现出一个美妙的少女曲线。一头乌黑亮丽的长髮随意的沿着细长白皙的脖颈搭在高耸坚挺的乳房上,更凭添了几分动人的妩媚。徐璐侧过身来,镜子裏立刻呈现出她修长丰满的长腿。徐璐的下肢很长,几乎占了整个身高的一半。由于常年不见断的体育锻炼,臀部的肌肉平滑结实,微微有些上翘,显得腿部越发的修长。肌肤光滑细腻,没有一丝瑕疵,宛若绸缎一般熠熠闪光,透出诱人的光泽。

  她从浴室裏走了出来,拿出MP3 戴上耳塞,调到《天鹅湖》,随着舒缓,优美的舞曲,翩翩舞动,由于天气太热,徐璐并没有带胸罩,只穿了一台内裤,她很喜欢这种无拘无束裸露的感觉。

  「哦……真美。」随雪仪的声音,完全陶醉在音乐中的徐璐才意识到没关房门,但已经晚了,雪仪就站在门口,怀中抱着一个插满玫瑰的花瓶。

  「雪……关……阿姨…………」徐璐,有点紧张,以至于想不出怎样称呼雪仪。

  「我有那幺老幺,叫我雪仪好了。」雪仪假装嗔怪。

  「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大美女。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有诱惑力啊。」雪仪一边调侃着徐璐,一边将花瓶摆到茶几上说:「呶,从花园裏才摘的玫瑰,给你送来了,敲门你也不答应,就进来看一看了。」被雪仪戏谑,徐璐早已羞得满面绯红。喃喃地说:「对不起,关…………雪仪,我不知道你回来…………」边说着,边想用握着MP3 的手去遮掩胸部,反而使高耸坚挺的双乳欲盖弥彰。手足无措,娇羞不胜的样子越发的诱人。

  「嗯,你紧张什幺呀,我要是有你这样的身材,我也会这样跳舞的,甚至会比你更彻底…………」雪仪说完,火辣辣的盯着徐璐,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在雪仪的注视下,徐璐脸颊越来越红了。最后,她意识到,应该转移话题来摆脱雪仪的戏谑。

  「你真是太好了,雪仪,为什幺我们不坐下来聊一聊呢。我去穿点衣服,马上回来。」「嗯,是个好主意。」雪仪笑着说,「但穿衣服就没必要了。我该看得都看见了呀,我们都是女人,我们这样袒裎相见不是很好幺?除非你对你的体形不满意?」说完轻轻捉住徐璐的手,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徐璐刚想反抗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来。小女人的虚荣心渐渐膨胀起来了,心想,我会对我的体形不满意?才怪!本小姐今天就让你饱饱眼福,知道什幺叫完美女人。

  徐璐仔细打量起这个女人来,成熟豔丽,身材高挑,从外表看也就30多岁的样子,优雅的气质令人迷醉……「家裏同意你出来做家教幺?」徐璐说:「我的父母都是农民,没什幺见识,一切由我做主。」「哦,男朋友呢?」雪仪又问。

  「还没有呢。」徐璐说,「薇儿的父亲呢?」

  雪仪歎了一口气,无限惆怅的说:「去世了。现在我只有薇儿一个亲人了…………」说到这裏雪仪哽咽了,眼镜下面美丽的眼睛裏波光闪动。

  「哦………………很遗憾。」徐璐感到很抱歉,她不知道怎样去安慰她的这位朋友。只好说:「我很同情你,很愿意帮助你。」「已经过去了。」雪仪努力平複着自己的伤感。「生活还在继续……。」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徐璐,停顿了一下又说:「就像你刚才那优美的舞姿确实能使我忘记伤感。」回想起被雪仪看到自己裸体跳舞的样子,徐璐的脸又红了。

  雪仪握住徐璐的手说:「璐璐,看到你跳舞的样子,深深打动了我,使我觉得仿佛又回到了少女时代,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答应我,保持这种自由自在的状态好幺。」「嗯?」璐璐不能完全理解雪仪的话。

  「答应我,保持你最美好、最自由、最自然、最快乐的一面。」雪仪接着说,「就像刚才那样,在我们这个别墅裏永远保持赤裸裸的样子,可以幺?」璐璐觉得这很荒唐,一时不知所措。

  「请答应我…………」

  璐路是个善良的女孩,她从雪仪的眼神裏读懂了真诚和期望。她不忍拒绝她,于是她缓慢点点头,说:「是的我可以这样……。」「好姑娘!」雪仪眼眸裏满是兴奋,说:「我太谢谢你了?」璐璐没听明白她话中隐含的意思,但能为她解除忧愁使璐璐觉得愉快。

  「那幺请将你的内裤脱下来好幺?」雪仪请求:「把你完美的一面展现出来?」「哦!」璐璐目瞪口呆了。「我……还要脱内裤。」「来。」雪仪用温柔但坚定的语气说道:「把你最美好、最自由、最自然、最快乐的一面展现出来。」璐璐迟疑着,自己怎幺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来,但雪仪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令她无法摆脱。迟疑片刻,璐璐在雪仪的目光中,缓缓的内裤褪到脚踝。

  「谢谢。」雪仪对站在房间中间手足无措的女孩说。「我该告辞了。璐璐。」然后,吻了她的嘴唇,走了出去。

  璐璐赤裸裸的躺在床上,想着刚才荒唐的一幕……她是否精神受了刺激?她是同性恋?还是她仅是寻求安慰?………………总也找不到答案。璐璐想过离开,但一想到那优厚的薪水,这裏优美的环境,特别是雪仪、薇儿那友善的面孔,她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皎洁的月色还透过纱窗,水一样照在璐璐那曲线起伏的娇躯上,为这纤柔的人儿镀上了一层银白的清辉。璐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总也睡不着,一想到自己赤裸裸的暴露在雪仪面前情景,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从腹部升起,她的双脚慢慢地蹭动着,夹埋在双腿间的手渐渐伸向裏边,在娇嫩的地方挤压。那两条白冰似的玉腿忽然往左右分开了,不停地来回曲伸……她喘息着,手指快要被淹没了,雪白的床单上缓缓挣动的两只雪白小脚,在急切地喘气声中猛然绷直了,少女发出了一声娇软无力的歎息。她的眼睛紧闭着,在小腹的抽搐中,在一阵汹涌的快感中彻底飞升!

  平静下来的璐璐,翻了个身,进入了梦乡。

  【完】